仙菊不負秋 中華文化正色

秋天不能沒有菊花,沒有菊花的秋天不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陽無菊就無味了。

菊花代言秋天的黃金精神

宋人楊萬里詩詠秋菊:“吾家滿山種秋色,黃金為地香為國。”
先秦時代道家關尹子說:“天不能冬蓮春菊,是以聖人不違時。”(*1)

《禮記‧月令》記載季秋(秋天最後一個月)時提到:“鞠(菊)有黃華”。菊花代表秋季,尤其是深秋凌霜寒而菊華盛,那金黃色的菊是中華文化的正色!

秋菊的金黃色代表坤地正色。(pixabay)

“菊月” 晚秋以菊為名

春蘭秋菊各有盛名,黃历九月,各種顏色、各種華姿的菊花遍開:黃的、藍的、白的、粉的、紅的、紫的、紅紫的、墨黑的、復色的、鑲邊的……大大小小、花葉展英。清代園藝學家陳淏子《花鏡》記載菊花152個品種;晚秋“菊月”之名上天下地不脛而走!九月寒露、九月秋霜作襯,菊花經霜露而遒勁更見特出,“長壽花”桂冠非菊花莫屬。

“園林盡掃西風去,惟有黃花不負秋。”
(《立冬前一日霜對菊有感》)
就摹寫了菊花的精神!

園林盡掃西風去,惟有黃花不負秋!圖為《刻絲花卉冊.菊花雙蝶》(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重陽仙菊.菊壽久久

誰令仙菊重陽開?這不就是上天的巧安排!令菊花和九九重陽結伴,來一場盛麗的演出。在中國五行學說中,九是陽數之極。九月九日代表重陽,菊花象徵長壽,“重陽仙菊”就是“菊壽久久”的表徵。

從漢代以來,中華民俗在重陽節飲菊花酒。漢代《西京雜記.賈弓》(古今逸史本)記載了菊花酒的醞釀。在黃历九月採下菊花與莖葉,並且加上黍米,久釀一年。待到來年重陽日這天開封飲用,助陽益壽。

《本草綱目》也記載了“白菊花酒”具有藥效,治療眩悶、頭發乾落、胸中痰塞。《本草綱目》說,用作釀造、食用的菊花是氣香味甜的菊花,苦不堪食的叫苦薏,非真菊,兩種外觀極為類似,古人早能明辨(*2)。菊花酒延壽、袪病健身的功用得到醫家的肯定。

杭白菊泡菊茶、入藥都有盛名。(莊溪《認識植物網站》/莊溪提供)

菊花銘贊

除了菊花酒的延壽能量,你知道古人給了菊花多少詠嘆、多少贊美嗎?多少人以菊花勵志節?真的是數不盡數!就舉幾個來賞一賞:

屈原“夕餐秋菊之落英”(《離騷》),詠菊花共古今不絕:“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九歌‧禮魂》)

嵇含《菊花銘》稱菊花是仙花:“煌煌丹菊,詵詵神仙。”(*詵,音同申)

鄭思肖《菊花歌》稱贊菊花為太極之髓、日之精,“正色與秋爭光明,背時獨立抱寂寞”,“心香貞烈,至死不變英氣多”。

蘇軾說了黃菊花是大地的正色:“黃花候秋節,遠自《夏小正》。坤裳有正色,鞠衣亦令名。”古代人們以黃色為正色(見《釋名.釋衣服》)。

古人給了菊花許多詠嘆、許多贊美,菊花是中華文化正色。(pixabay)

三國時代鐘會有《菊有五美贊》,贊美菊花似神仙、具有君子的貞德,為天極之準、坤地正色,可以說為菊花之贊作了小結︰“圓花高懸,準天極也。純黃不雜,後土色也。早植晚發,君子德也。冒霜吐穎,象貞質也。杯中體輕,神仙食也。”

採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乾隆皇帝弘历吟野菊:“詩情兼畫意,縁此暫留停。”若說詩情兼畫意皆為菊而停駐,那麽,菊花之精莫不為陶淵明(陶潛)而留駐。

陶淵明是晉末至南朝初的隱士,個性素樸不拘,因為家貧而從事官場之職,卻苦於官職的役形。當他警覺到己身成了口腹的僕役時,寫下《歸去來辭》明志,毅然決然辭官歸隱盧山下的家,過著耕讀生活,“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開展了菊花出塵的時空。

清初花卉名家惲壽平在重九剛過後畫菊,題款戲題陶淵明東籬採菊、白衣酒典故。(公共領域)

陶淵明愛菊,他吟詠“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岩列;懷此貞秀姿,卓為霜下傑”,菊懷貞秀、不畏霜凍的精神如同作者其人。《宋書.隱逸列傳》記載陶淵明“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寫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後人說“人淡如菊”遙映陶淵明不慕榮利、忘懷得失的心志。

宋 趙令穰《陶潛賞菊圖》(公共領域)

《宋書》記載,有一年九月九日重陽節,陶淵明家中無酒,他到宅邊菊叢邊上坐了良久,採了盈盈一把菊花。九九重陽菊花正端麗,能不引人思想起菊花酒?就在此時好友江州刺史王弘送酒來,兩人傍著菊花叢就酌就飲,醉而後歸,留下了“白衣酒”的典故。陶淵明留給後代不少質樸的五言詩,“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一語天然萬古常新。陶詩本真不昧的醇真比起他二人飲的“白衣酒”、一人飲的獨酌酒更讓後代回甘、回味。

《歸去來辭書畫捲》描繪的陶淵明。傳為南宋佚名作品。(公共領域)

南朝宋顏延之《陶徵士誄》哀悼陶淵明,即便貧病交迫,還是棄官從好,隱身而居;贊美他解體世間紛紛擾擾,真是一位寬樂、克己的靖節先生。陶淵明東籬採菊的淡泊、辭官歸去的勁節、寬樂克己的精神影響後代深遠。伴隨著往後的文人雅士親菊、採菊,靖節先生脫俗出塵的菊圖長捲,也一再展開在後代眼前。

陶淵明以《歸去來辭》明志,辭官歸隱,一路上“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徵夫以前路,恨晨光之曦微”。圖為明.李在《歸去來兮圖》(公共領域)

仙菊黃花不負秋

從屈原到陶淵明的餐菊、採菊,開啟了後代的菊花文化。有清一朝乾隆皇帝弘历的吟菊詩就有二百多首。

藝術家、文人常以“仙菊遇重陽”為題創作,詠仙菊、頌重陽的詩、書、畫,源源不絕,菊花的葉貌花姿、簇瓣展英,在藝術家眼中有了活色生香的詮釋。菊花賦活了華夏子民的人文的精神,菊花入詩、入書、入畫、入器,從藝術品到生活深處,在在表現了菊花多彩的面貌和多姿的精神格調。

菊花造型的宋代哥窯青釉菊瓣式盤。(公共領域)

菊花不畏陰氣,凌陰而盛,越是凌秋霜越是發茂了菊花的陽剛真質。菊花代言金秋,展現中華文化堅貞的風格高調。

-參註-

註1.  關尹子曰:“天不能冬蓮春菊,是以聖人不違時……”出於《文始真經‧九藥》。

註 2. 《本草綱目》引弘景的說法讓人分辨真菊,真菊氣香而味甘,好吃;味苦難吃的非真菊,名叫苦薏,兩者花都長得很相似︰“菊有兩種︰一種莖紫氣香而味甘,葉可作羹食者,為真菊;一種青莖而大,作蒿艾氣,味苦不堪食者,名苦薏,非真菊也。華正相似,惟以甘苦別之。”所以說真菊不僅能賞能釀酒,還能吃,真是妙物。@*#

-點閱花間集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方沛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仙菊不負秋 中華文化正色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