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幸福:身體無痛苦 靈魂無煩惱(組圖)

真正的幸福就是身體無痛苦,靈魂無煩惱。
真正的幸福就是身體無痛苦,靈魂無煩惱。(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無論是光鮮亮麗的成功人士,還是奔波忙碌的平凡草根,都是在追尋著屬於自己的幸福。

然而,幸福到底是什麽?不同層次,不同階段,不同經历,對幸福的理解都會因人因時而異。

人終其一生,都無法脫離身體和靈魂兩方面的困擾。

如果從這兩方面來尋找幸福的終極意義,可用一個等式來描述幸福:真正的幸福就是身體無痛苦,靈魂無煩惱。

理解了這一等式,幸福其實就在你身邊,垂手可得。

[1] 身體是幸福的根本

《尚書》中明確提出了人生有五福:“一是長壽,二是富貴,三是平安無疾病,四是遵行美德,五是老而善終。”

並且還提出了對生命有重要影響的六不幸:“一是早死,二是多病,三是多憂,四是貧窮,五是醜惡,六是愚懦。”

在五福與六不幸之中,長壽被列為五福之首,而早亡則被列為第一不幸。

可見,古人早就從理念上清醒地認識到人的生命極端重要性,同時也把幸福與身體聯系在一起。

身體健康的重要性無需多言,但在我們身邊不難發現,有多少人在年輕健康的時候胡吃海塞,有多少人在身強體壯的時候通宵熬夜,有多少人在奄奄一息的時候才後悔莫及?

北宋名相寇準在他著名的《六悔銘》中還特意提到:“安不將息,病時悔。”意思是說,平安時不善保養,患病時才後悔。

這或許是人的通病,總是對自己擁有的東西不珍惜,直到失去後才會加倍懷念和惋惜。

有許多人,在生病時多會反思,後悔自己沒能按時作息、勞逸結合,只可惜病情一旦好轉,依然故我。

名利的計較,瑣屑的操勞;酒色縱欲,不加節制;晨昏顛倒,不稍安息,等到身體吃不消,又開始生病,再開始後悔。

擁有健康不代表擁有一切,但是失去健康就失去了一切。

如果沒有病時就想想生病之苦,心態就會變得平和,妄求和享樂都會減少,就減去了一大半塵心焦思。

[2] 養身在於自律

健康的體魄從何而來?答案很簡單,唯有自律二字。

《黃帝內經》說:“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總結起來,不健康之人往往處於這個“以妄為常”的狀態,或不守心,或不持戒,多求一時之盡興。上古之人卻節制有度,所以才能“盡終其天年”。

康熙在《庭訓格言》中給皇子皇孫教誨說:“節飲食,慎起居,實卻病之良方。”也就是說,節制飲食,嚴格起居,實在是消除病痛的良方。

康熙還說,要“起居有常”,不可“貪睡”、“貪食”,更不可“沉湎於酒席中”。唯“起居時,飲食節,寒暑適,則身利而壽命益”。

其實就是告訴子孫要自律,保持規律與克制的生活習慣,才可遠離疾病。

而往往人們並不缺少健康常識,更多缺的是種自律精神。

通俗點說,就是管不住自己。明知要早睡,卻忍不住熬夜追劇;明知酗酒傷肝,卻擋不住勸酒的人;明知健身有益,卻一步都懶得走……

其實“知易行難”幾乎是每個人身上的通病。历史上赫赫有名如曾國藩、蔣介石及胡適,一個戒煙、一個戒色、一個戒打牌,都是跟自己做了長期的斗爭。

但最後他們如何能通過強大的自律戒除身上的惡習呢?那就是立志。

從17歲到32歲這期間的15年間,曾國藩一直在和自己的煙癮做著不懈的斗爭,中間也是反反復覆,戒了又吸,吸了又戒。

到了32歲深秋的一天,身為翰林院侍讀學士的曾國藩突然想到,我要立志做大事,如果連吸煙這種陋習都沒有決心和毅力徹底改掉,豈不是一句空話。

於是,他決定學做“聖人”,首先從戒煙開始。

他在日記中寫道:“課續後,念每日昏顧,由於多吃煙。因力折毀煙袋,誓永不再吃煙,如再吃煙,神明降罪。”

最後戒煙成功時,他還總結說:“遏欲之難,類如此矣,不惜破釜沉舟之勢,豈有懼哉”。這就是說,一個人要想改變自己的不良嗜好,必須有破釜沉舟的決心和毅力才行。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看中國真正的幸福:身體無痛苦 靈魂無煩惱(組圖)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