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拉攏西方學者打擊信仰適得其反

【大紀元2018年01月13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楊立新、張婷採訪報道)中共去年數次召開“國際邪教會議”,捏造西方學者的講話,以幫助傳播攻擊法輪功的內容,遭到與會學者揭穿為造假。曾兩次受邀參加中共邪教會議的意大利專家馬西莫·因特羅維涅披露,中共拉攏學者幫助打擊“邪教”,弄不好就撞釘子,起到反效果,正如去年發生的那樣。

近日接受新唐人採訪的意大利宗教社會學權威馬西莫·因特羅維涅(Massimo Introvigne)教授,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辦人及主任。2012年,他被意大利外交部任命為新設立的宗教自由觀察的主席,監測世界範圍內的宗教自由問題。

上篇中,曾受邀參加中共國際邪教會議的外國專家們披露了會議的實際情況,曝光了中共媒體的虛假報導。本篇中,意大利專家因特羅維涅披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分三個層面,尤其在其拉攏西方學者時,弄不好就會被戳穿謊言,搬起石頭自砸腳。

打壓法輪功的三層面模式

因特羅維涅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分三個層面。第一層面,中共因為視法輪功為政權威脅而發動迫害;第二層面,中共開始制造案例嫁禍法輪功,還招募西方記者,把對法輪功的嫁禍傳播出去,目的是在國內外為其迫害尋找合法性。第三層面,中共試圖招募一些在國際學術出版社、會議和期刊領域的活躍學者,也說服他們幫助傳播污蔑內容。一些中共學者被派到國際會議上,一些西方學者被邀請到中國來。現在就處於中共打壓宣傳行動的第三層面。

他說:“理解這個三層面模式很重要”。

因特羅維涅認為,中共目前之所以走向第三層面,是因為之前的做法對於洗白他們“不尊重宗教自由”的國際形象力度不夠,因此,他們決定找國際學者合作。

在他看來,和其他兩個層面相比,中共目前所處的第三層面實施起來要更難,弄不好就會搬起石頭自砸腳。因為他們編造的故事一旦不能說服外國學者,大部分學者就會下結論說,“這些(對受迫害團體的)指控是假的,只是宣傳而已。”

Youtube的一個採訪視頻中,因特羅維涅談論了自己去年受邀參加中共邪教會議的更多感受。據他透露,這兩次會議中共不但沒達成預期的拉攏西方學者的目的,反而起了反效果。

因特羅維涅解釋說,中共如果邀請了比較嚴謹的學者,經驗豐富的學者,就會遇到麻煩。嚴謹的學者總是會先研究從中方那里得到的資料。他們“在沒有研究完之前,什麽都不會說的。”但他們一旦研究這些資料,“很可能就會得出和中共相反的結論”。

結論相反自然也就不會在會議上達成一致意見。因特羅維涅說,他們“當然拒絕在會議的任何共同聲明或新聞發布上簽字”。這就是去年邪教會議上所發生的情況。

但在另一方面,因特羅維涅解釋說,如果中共找的都是些名聲不好的反邪教人士,中共要他們說什麽他們就會說什麽,但是他們說的不是很令人信服,也不權威。那中共在西方的輿論宣傳就不是很有用。

在法輪功問題上,因特羅維涅說,他知道“中共多次集結學者來批評法輪功”。

他還說,鑒於中共的紀錄,相信天安門自焚事件及其它事件是“中共一手上演和操控的”。因為制造假事件或嫁禍事件是中共一直以來的手段。

2017年6月24日至28日,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主任馬西莫·因特羅維涅教授(Massimo Introvigne)應邀參加中共在河南鄭州舉辦的“反邪教學術交流”。圖中穿淺黃色西裝,佩戴淺黃色領帶者為教授。(照片來源:中共鄭州反邪教協會官網)

宗教“中國化”和“邪教”政治化

因特羅維涅認為,提到中國的宗教,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國化”。他說,中共在十九大會議上解釋說,宗教“中國化”就是服從中共的領導。中共當局只接受“中國化”了的宗教。被中共認可的組織,比如天主教愛國會,才算是被“中國化”了的宗教。

《紐約時報》曾以基督教為例,披露了被“中國化”的宗教實則就是一切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報導稱,“政府認可的教堂是國家的工具,因為這些教堂審查布道稿,以避免涉及有爭議的政治和社會問題,這些教堂的神職人員由共產黨任命。”

台灣陸委會官網上的一文披露,在中國,中共不承認的宗教團體成員均不斷遭到各種不同程度迫害,特別是被其定位為“邪教”的法輪功團體。

因特羅維涅指出,法輪功就源自中國,創始人也是中國人。但問題就在,沒有被“中國化”,不受中共的管理,領導人也不是中共指定,所以才遭打擊。

法輪功是一種以“真、善、忍”為準則的修煉方法,1992年由李洪志大師傳出,如今洪傳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1999年中共鎮壓前,中國有上億人修煉,當時《大連日報》、《中國青年報》等許多大陸媒體都正面報導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跡和促使社會道德回升的事例。

中共前人大委員長、中央常委喬石在1998年根據對法輪功的詳細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在同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但江澤民出於嫉妒並害怕法輪功人數眾多威脅到其政權,不顧政治局其他6常委的反對,發動血腥迫害,並用國家宣傳機器污蔑法輪功是“邪教”。

在國外,中共利用媒體大量宣傳法輪功是“cults”。因特羅維涅認為,中共將“邪教”翻譯成“cults”,但其背後是有目的的。

“cults”在西方社會是一個非常壞的詞,過去曾發生過“cults”的信徒大規模自殺事件。因特羅維涅稱,如果你在西方說“cults”,人們立刻就會想到非常壞、危險和邪惡的東西。中共這麽做是為了尋求西方人的同情。“邪教”和“cults”差異很大,最好的翻譯是“非正教教學”(heterodox teaching)。

在中國古代,一種宗教在一個朝代被定為邪教而在另一個朝代很可能就被除名。基督教也曾在“邪教”名單之內。因此,被定為邪教的團體不一定就是邪教。因特羅維涅說,這一單詞只不過是為統治者所用罷了。在1990年代“邪教”一詞又被中共重新撿起,用來打擊法輪功。

在他看來,中共打壓法輪功一個是“中國化”問題,另一個是將法輪功視為其政治力量的威脅。他說,當一個團體被視為威脅的時候,中共就會將其放進“邪教”名單,並加以迫害。“這並不是你是誰的問題,而是中共如何感知你”。但他強調說,中共的感知和實際往往差異很大。中共覺得是危險的團體,可能不危險。

因特羅維涅表示,所有有關法輪功的研究都關註中共的迫害,這很正常,因為這是中國历史上的悲劇的一部分。對於學術界來說,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研究法輪功也很重要:人們為什麽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如何改善人們的健康和幸福?

他說,研究最多的話題之一就是“宗教運動是如何為藝術的締造做出貢獻”。自從宗教一開始,“美”(beauty)就是神聖的一部分。法輪功致力於通過藝術、音樂、表演的形式使這個世界變美。在他看來,學者們還沒有去研究這一點,而這實際上值得他們去研究。

中共營造宗教自由假象

在國際社會普遍譴責中共的宗教自由時,中共試圖藉由營造宗教自由的假象,改善其在這方面的國際形象。比如中共在2005年10月發表“中國的民主政治”白皮書,強調國家尊重並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但美歐各國政府並未認為中國人權狀況有所改善。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2017年3月舉行聽證會,譴責中國加入世貿15年來,中共從未遵守人權優先的承諾,持續迫害民眾。

美國務院還在2018年1月4日公布了包括中共在內的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10個“特別關註國”。國務院說,此等國家從事或容許有系統地、持續地及極端地侵犯宗教自由。人們因為行使宗教或信仰自由的權利,而持續遭受迫害。

雖然中共一直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但國際社會大量的獨立調查將中共的罪惡行經暴露無遺。美國、以色列、西班牙等國都做出相應回應,對此進行譴責和制裁。

美國眾議院2016年6月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器官。同年,歐洲議會也通過了要求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48號書面聲明。這代表了歐美在國家層面上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態度。

責任編輯:張憲義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專家:中共拉攏西方學者打擊信仰適得其反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