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推行“毒丸”條款,中國會成全球貿易的孤兒嗎?(圖)


川普總統在宣布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新自由貿易協定的記者會上(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12日訊】中美關系巨變,中國需重新改開

經濟學者胡星斗說,美國的“毒丸戰略”看起來十分“狠毒”。

無論是彭斯宣誓某種新冷戰的講話,還是羅斯的講話都是異曲同工的。彭斯講話迫使大家在政治上選邊站,羅斯講話是要求經濟上選邊站。

在這方面,川普可以和丘吉爾、里根等相媲美。丘吉爾1946年的講話開啟了冷戰的序幕,而里根又通過星球大戰計劃搞垮了蘇聯。還有杜魯門發表的反共演講。當時也是驅使各個國家選邊站。中國選邊站,結果就站在了蘇聯一邊。

現在呢,又有可能爆發新的冷戰。不管怎麽說,美中關系巨變,中國又一次站在历史十字路口。中國不應當被迫成為新的冷戰對象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中國現在的確面臨著重大的選擇。

一個是對抗美國,被迫與世界大多數市場經濟國家減少往來,半閉國門,重新走上國有壟斷的道路。但是這種道路實際上是保護權貴和少數人利益的道路。這類重新強調獨立自主口號,與主流漸行漸遠,與現代化目標也漸行漸遠。

另一個選擇是進一步改革開放,針對新冷戰而進行新的改革開放。這就是突出民營經濟的作用和法治的作用,高舉解放思想與公平正義的大旗,融入到世界主流價值之中,成為一個現代文明的國家,融入世界主流價值之中,成為真正的市場經濟體,這樣才能夠迎來中華民族真正的復興。這不僅是國家的強大和富有,而且是社會和公民的強大和富有。

在這樣一個历史的關口,期待中國高層會有明智的決策。所以,不管毒丸戰略如何“毒辣”,關鍵是中國要選擇好自身的發展道路。

貿易密切價值觀相當,美加墨同呼吸共命運

胡星斗說,加拿大和墨西哥對於美國的毒丸條款沒有覺得了不起,好像沒有多大的反應。原因是墨西哥、加拿大對中國的進出口很少,貿易量都不大,對美國的進出口則是依賴大。

比如說2017年,加拿大對美國出口占總出口的76%,而對中國的出口僅占4.3%。而且,加拿大的出口也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產品,基本是植物產品,纖維紙張什麽的。墨西哥也差不多,2007年墨西哥對美國的出占其總出口的79.7%;對中國的出口僅占其出口的1.6%。都可以忽略不提。進口也不相上下,對於加拿大、墨西哥來說,與美國的經貿關系更加重要。這些國家從中國進口的都是中低檔的機電產品和家具、玩具、織品等等,對中國的出口不但非常少,而且也是不怎麽重要的產品。總之,與中國的經貿關系不具有太大的重要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加拿大與美國在價值觀上是一致的,這一點必須看到。墨西哥實際上與美國也是一致的,而且它急於投入美國的懷抱,希望步入到發達國家的行列,所以也要跟美國搞好關系。

川普棋高一招,中國只有正常才先進

胡星斗說,川普在貿易戰上的策略的確是棋高一招。過去,我們可能小看了他,以為他不過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實際上,他有非常厲害的戰略戰術。對於中國來說,這是非常奇妙的,就是我們不要成為美國的靶子。川普之所以如此表現,當然也與他的價值觀有關,或者說甚至與基督教的傳教士精神有某種關系。此外,與利益也不無關系,比方說他身後的軍工利益集團等等。

我們現在要做的,其實就是要淡化自己的威脅形象。國際社會感覺到,中國好像在破壞秩序,在另外搞一套。在西方人看來,中國的行為好像與他們的民主、自由價值觀不同。所以中國要改變,比方說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法等等就應該改變,因為這些提法在他們看來就是跟西方的價值觀背道而馳。既然是中國要另搞一套,所以才要打壓。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看中國美國推行“毒丸”條款,中國會成全球貿易的孤兒嗎?(圖)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