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四面出擊 意在改寫全球化格局(圖)


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來,這個由美國出錢的世界體系已經讓美國成了國際社會的提款機與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7月12日訊】7月6日,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各國大媒體忙於計算雙方清單上增加與減少的商品類別,我卻註意到這次中美貿易戰帶來一個未曾預想到的角色翻轉:中國儼然成了全球化進程的維護者和現存國際秩序的守門人——自命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構者”;而美國則成了要顛覆現存國際秩序的“造反者”。讓人產生滑稽感的是:這一國際秩序是二戰以後美國出錢出力建構、維護,提供給國際社會的“公共產品”。

美國為何要改變現存國際秩序

造成這種角色翻轉的原因是美國從全球化的受益國成為最大受損國,各國與聯合國都將美國當作隨時可食用的“唐僧肉”。

自3月下旬美國總統川普宣示中美貿易戰將開打以來,這三個多月發生許多大事,被輿論批評為四面樹敵:南懟墨西哥源源不斷涌來的非法移民,北與近鄰加拿大、西與歐盟互徵關稅;隔著太平洋與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中國開打史上最大的關稅戰。與此同時還不斷退出聯合國的各種國際組織,對外宣稱正在制訂退出WTO的方案。這與善於統戰工作的中共政府完全不同,連川普的支持者也不免認為川普這種打法毫無章法。

其實川普所為,只為一個目的:改變現在由美國出錢出力支撐的國際體系。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來,這個體系已經讓美國成了國際社會的提款機與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

所謂全球化包含三個層面:經濟全球化,包含資本自由流動與WTO體系支撐的自由貿易;人口全球流動,包含人才的流動,近十多年來包含非法移民、難民向美國歐洲自由流動;國際組織成為全球秩序構建的參與者。聯合國是推進全球化的總推手。

由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充當主力推手的全球化,曾被視為人類社會進步的標志和最高境界。從文化傳播來看,其主流確實是西方文明對發展中國家的巨大滲透與影響;從貿易和投資來看,則是發達國家的投資和技術向適合投資的國家轉移,而發展中國家的產品涌入發達國家。

迄今為止,提供技術、投資和主要銷售市場的都是發達國家,而獲得投資、技術和外匯的主要是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無可否認的是,過去20多年,哪個發展中國家搭上全球化便車,哪個國家的經濟就能繁榮;但誰也沒問過,是不是積極開放投資、技術轉移和國內市場的發達國家,經濟也同樣走向繁榮?錯了,美國的例子表明,在全球化的高潮年代,美國在走向經濟蕭條。僅以中美貿易一項來說,美國對華貿易逆差3000億,就足夠讓美國頭大。

2016年5月,前世界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E.羅默(John E. Roemer)在《哈佛經濟學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撰文指出,在全球化趨勢下,中國和印度這兩個發展中國家的快速上升大大降低了世界不平等程度,但在多個發達國家內部,貧富分化卻在不斷擴大,中產階級在貧困化。

移民曾為美國帶來人才與經濟活力,但近20多年的移民早就不是這舊日光景了。根據美國衛生和社會服務部提供的資料,非法入境美國的移民人數雖然從2000年的大約160萬人下降到去年的大約30萬4千人,但無人陪伴兒童卻由每個月二千到三千名上升到每個月一萬名,奧巴馬時期每年入境高達十萬名,全得由美國納稅人供養。今年新當選的極左墨西哥總統乾脆認為:美國有責任與義務贍養拉美各國的非法移民,公開抱怨美國奉行“與所有西方國家不一樣的價值觀”。

既然要改變現有的全球化格局,川普得先找準誰是全球化的最大得利者,在向美國輸送非法移民方面,當然以墨西哥為最;在經濟獲利方面,中國是全球化的凈得利者;在美國盡保護責任方面,北約得利最大。北約29個成員,只有3個按要求支付國防費,剩下的國家全都省下國防費來增加福利,讓美國承擔三分之二的北約軍費開支。聯合國更是將美國視為取之不盡的錢袋,這方面情況我已在《美國退群,只因不想當冤大頭》里說得清楚:美國充當國際組織的主要提款機,聯合國長期依賴美國提供主要經費,通過多數票掣肘美國,對解決非洲、中東局勢一事無成,造成大量國家管理失敗、游民流播各發達國家。

占美國便宜既然成了聯合國與許多國家想要保護的“既得利益”,川普就只好成為現存國際秩序的“造反者”。

中國為何充當了經濟全球化的守門者?

與川普的白宮沙盤推演相對應,習近平桌上也有戰略與戰術的沙盤推演。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看中國川普四面出擊 意在改寫全球化格局(圖)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