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嗎?(179)兩道士的神奇推算

夢見大彩鳥飛臨庭院 徵兆文成

張鷟(約公元658—730年,一說660—740年),唐代深州陸澤(今河北深縣)人,字文成,自號浮休子。少年通悟,善駢文,文體浮艷華麗,著有傳奇《游仙窟》、《朝野僉載》。據兩《唐書》記載,張鷟幼時夢見一紫大彩鳥飛臨庭院,他祖父認為,彩鳥是以文章顯要門楣的徵兆,故而為他取名“鷟”,表字“文成”也是由此而來。

張鷟在高宗李治調露年(公元679年,調露紀元僅一年)登進士第。當時,主試的考功員外郎、著名文人蹇味道讀了他的試捲,嘆為“天下無雙”,張鷟因而被任為岐王府參軍。此後又應“下筆成章”、“才高位下”、“詞標文苑”等八科考試,每次都列人甲等,調為長安縣尉,又升為鴻臚丞。

其間他參加四次書判考選,所擬的判辭都被評為第一名。當時有名的文章高手、水部員外郎員半千稱他有如成色最好的青銅錢,萬選萬中,他因此在士林中贏得了“青錢學士”的雅稱。這個“青錢學士”雅號成為後代典故,意表才學高超、屢試屢中者的代稱。武後時,擢任他為御史。

張鷟的性情偏躁卞急,且又風流自賞,行為放蕩,不檢點小節。恪守禮法的官僚士大夫對他放蕩的行徑蹙眉疾首,執政的姚崇對他尤為鄙視。

玄宗李隆基開元初(約公元714年),御史李全交劾奏他譏諷時政,貶謫嶺南。幸虧刑部尚書李日知等的救護,不久移任內地。後來得以回朝,終老在司門員外郎任上。

〈牡丹錦雞〉(國立故宮博物院)

道士推算出貶謫災

張鷟被御史所劾,貶謫嶺南這件事,在此之前曾被兩道士推算出來。

唐玄宗開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虛舟用“九宮”之法為張鷟推算,說:“五鬼侵凌,天罡臨命,今年是你一生中的一個大災年。”

然後用周易再為張鷟卜算,得卦為“觀”與“渙”。“觀”主驚恐,“渙”既“散”,後為風行水上,災禍才消去。

有人又讓安國觀李若虛再給張鷟推算一下,但是不告訴他命造的姓名。推算之後。李道士說:“這個人今年關在天牢,身遭死罪,才可以免去他的大災。不然,就會有病死去,沒有輓救的辦法”。

後來張鷟果然被御史李全交彈劾他有罪,皇上下令處死他。而刑部尚書李日知、左丞相張庭珪、崔玄升、侍郎程行謀都為他求情。這才免去死罪,改為發配嶺南。

這兩位道士的話,得到了驗證。張鷟的一生的確是因文而成一生之貴格,人生,“命運”之說是可信的啊!

資料來源:《朝野僉載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中年喪夫之命

乙木命,生正月寅木帝旺之地,本是身強。唯見年支午火,寅午半合火局,木化為火。自坐巳火,再見泄木氣。時柱庚金辰土,皆與日主相違。雖得天乾兩壬水之生,然乾多不如支重,權衡之下,日主乙木仍屬身弱,地支三重火(巳火、午火、寅午半合火)泄氣太過,喜水、木為用,忌火、土,金運見水可行,制木則不利。

此為女命,乙巳日為日坐傷官(巳火為乙木日主之),且傷官(巳火)為此命之忌神,見近賢金子樵論女命說:日支坐傷官而為忌神者,必克夫。

這就是說,從這個八字的組合中,已看到有不利於丈夫的因素,而非因這個妻命而克夫,不是說這個人有什麽奇異的功能,會把丈夫克倒。

那會發生在什麽時候呢?一旦行起火土運克倒壬水時,便是大不利的時候了。於是我們去驗證一下,看上面分析是否正確?

此造38歲時,在戊戌大運,己未流年時喪夫。因戊戌皆屬土,己未又是都屬土,大運加流年共四個土來克水。且戌與命中的寅午三合成火局,未又與命中的巳午三合成南方火局,雙重火局生土,更是火炎土燥(燥土亦不能生庚金);這兩個額外來的火局和燥土足以將兩個壬水克乾,便對應在人生中的喪夫現象了。

此命日乾弱,傷食多,以印為用,見財來克印,主克夫。這里的財,在此命中就是土了。換句話來說,就是這個乙木命,火多木弱,喜水為用,見有土克制水,就會克夫。因在此造中,以水為用神,女命以用神看夫。

可能有人問,女命不是以官星為夫星嗎?怎麽這里以用神看夫?古賢論女命,以“出嫁從夫”,故皆主張以官殺拘身為夫星,又以“子從母出”,故以食傷為子星。此算法历千百餘年,唯历代諸賢也曾發現其未盡與事實相符。

故先賢劉伯溫說:女命,不必專執官而論夫,專執食傷而論子。局中官星明順,夫貴而吉,理自然矣!若官星太旺,以傷官為夫;官星大微,以財為夫;比劫旺而無官,以傷官為夫;傷官旺而無財官,以印為夫。

事實上就是以用神看夫了。先賢任鐵樵說得更直接:凡女命之夫星,即是用神,女命之子星,即是喜神。不可專論官星為夫,傷食為子。這是命理上以局部看法,發展為全部看法的一大成就。@*(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命運天定嗎?(179)兩道士的神奇推算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