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世債未清 冥間依法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12日訊】李公著明,慷慨好施。有個同鄉租了他的房子居住,那個人年少時就好吃懶做,當然更不可能下田耕種,操持農務,於是家中貧困依舊。可他小有技能,常為左鄰右舍修瓦砌牆、補鍋防漏等等,每每得到優厚的酬勞。

可這種事兒並非天天有,所以經常還是捉襟見肘,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此老向李公哀求、乞討救急,李公每回總給個一升半斗的糧食,從沒讓他空手回去過。一天, 這窮鄉親告訴李公說:〝小人日日受您厚恩,得您撫恤,一家三四口僥幸沒成餓殍,然而這種情況,哪能繼續維持下去呀?懇請主人借貸給我綠豆一石作資本,好做點小生意。〞

李公欣然答應,立刻借給了他,他高興的背回家去了。過了年餘,仍沒見他還回半個子兒。問及此事,答說那些豆本兒已經賠光,蕩然無存了。李公憐憫他貧困不堪,也就把這事擱下不再提及了。

李公為了求取功名,就獨自離家到蕭寺那兒閉門苦讀,這樣經過了三年多,有天忽然夢見那窮鄉親來說:〝小人欠了主人的豆資,今天特地來償還。〞李公安慰他說:〝倘若我有心一一向你追討,那麽平日里你從我這兒借的、要的,累計所積欠的,又該如何算哪?〞

那人神情變得愀然不樂,說:〝那當然啦,凡是人有付出,有勞動而接受千金,那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勞動所得’的結果,這可不在‘善惡有報’的範疇內。倘若身強體壯卻好吃懶做,老是無緣無故的接受人家的救濟與資助,那可是一升一斗都馬虎不得,全都紀錄在案的,何況我欠了您那麽多啊!〞說完,垂頭喪氣的逕自離去。

李公醒後心中仍是狐疑不已,接著馬上有人告訴他,夜里,老家的母驢產下一駒,活潑健壯,體態修偉。公忽然悟到:〝莫非那驢駒仔就是他轉生來還債的?〞過了幾天,李公撥個空回了老家一趟,見了那只小駒子,心想試試看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於是,半開玩笑的對著它喊那同鄉的名兒。哪知這只駒仔聽懂了,明白是在招呼它,立刻歡蹦亂跳的四處亂竄,於是這駒子就以此為名。

漸漸的,這小駒長大了,十分討喜。有一回,李公騎著它赴青州公乾,被駙馬府第里的內監瞧見了,很中意,告訴李公願意以重價購買,雙方價錢尚未談妥,剛好李公家有急事得回去處理,無法在那兒久待,就趕回去了,這事兒就作罷。

又過了一年,這驢駒與一匹雄馬同養一槽中,被馬兒踢折了足骨,老也治不好。有個牛醫到李公家看到了,告訴他說:〝您若放心,請把駒子交給我帶回家,朝夕療養,有可能需要耗費些時日,萬一僥幸痊愈,我就找機會把它賣了,得錢咱倆均分。〞

李公就如其所請的答應了。過了幾個月,這牛醫醫術倒挺高明,竟然把它醫好了,然後牽到家畜市場販售,得款一千八百,拿來一半獻給李公。李公收下錢之後,頓時悟到,這數目與當時借給他的那一石綠豆的價錢正好相符呀。

如此看來,昭昭天日,人所作的一切符不符合天理,可瞞不過上蒼的法眼!就是在人世間以為混蒙過關了,那可未必,因為冥間地府一樣明察秋毫!追查起來錙銖必較,加倍償還。如今,因道德急遽下滑以及高科技的副作用,產生了所謂〝啃老族〞的新新人類,如果有機會閱讀此文,那就足以警醒他們並引以為鑒啦。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新唐人陽世債未清 冥間依法償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