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砥柱:丘吉爾鐵幕演說(圖)


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美國富爾頓發表“和平的砥柱”演說(Missouri State Archives 公有領域)

【看中國2018年10月12日訊】1946年3月,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美國富爾頓發表的反蘇、反共演說,又稱鐵幕演說。鐵幕演說也被認為是正式拉開了冷戰的序幕。以下是丘吉爾鐵幕演說的全文和丘吉爾鐵幕演說的英文演講稿。

丘吉爾鐵幕演說核心內容

美國此刻正高踞於世界權力的頂峰。對美國民主來說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擁有最大的力量。也就是對未來負有令人敬畏的責任。放眼四顧,你不應只感覺到已完成使命,也感到擔憂,恐怕以後的成就未必能達到這樣高的水平。對你我兩國來說現在都有一個機會在這里,一個明確的、光彩奪目的機會。如果拒絕、忽視、或糟蹋這個機會,我們將受到後世長期的責備。

當美國的軍事人員在面對嚴重的局勢時,他們習慣於在他們的指令的頭上寫上“全面戰略概念”字樣。這種做法是明智的,因為它能使思想明朗化。那麽,什麽是我們為今天所應題寫的全面戰略概念呢?它不應該低於在一切地方的所有男女的所有家庭的安全和幸福以及自由和進步。……

為了使這些無數的家庭得到安全,必須保護他們,使他們不受兩個可怕的掠奪者——戰爭和暴政——的侵犯。

為了防止戰爭這一主要目的已經建立了一個世界組織。……我們必須使這一切得到肯定。它的工作是有成果的,它是一種現實而不是一種假象,它是一種行動力量而不僅只是語言的空談,它是一種真正的和平之宮而不僅只是紛紛擾擾爭吵的場所……

然而,我有一個明確而實際的行動建議要提出來。宮廷和地方行政長官沒有縣吏和皂吏就不能辦事。因此,必須馬上著手給聯合國配備一支國際武裝力量。在這個問題上,只能一步一步來,但我們必須從現在開始著手做。我建議,應邀請每一個大國和其它成員國派出一定數量的空軍中隊,為這個世界性組織服役。這些中隊將由本國訓練和籌備,但在各國輪流駐扎。他們身著本國的軍服,佩戴不同的徽章。不能要求他們對自己的國家作戰,但在其它方面將受這世界性組織的指揮。這個辦法可以小規模地實行起來,讓它隨著我們信心的增長而擴大。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我曾希望做到這一步,相信現在會立即辦到。不過,如果把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現在所共同掌握的制造原子彈的秘密知識和經驗托付給這個仍處於嬰兒時代的世界性組織,馬氏錯誤的和輕率的。如果任憑這種秘密知識在這依然騷動和不團結的世界上自然發展,那是罪惡的發狂。現在我講到威脅著茅舍家庭和普通老百姓的第二個危險,即暴政。我們不能無視一個事實,就是美國和大英帝國的個別公民到處都能享受的自由,在相當多的國家里是不存在的,其中,一些是十分強大的國家。在這些國家里,各種包羅萬象的警察政府對老百姓強加控制,達到了壓倒和違背一切民主原則的程度。或是一些獨裁者,或是組織嚴密的寡頭集團,他們通過一個享有特權的黨和一支政治警察隊伍,毫無節制地行使著國家的大權。在這多難的歲月,我們的責任不是同武力去乾預那些我們不曾徵服的國家的內部事務。但是。我們絕不能放棄以大無畏的聲調宣揚自由的偉大原則和基本人權。這些英語世界的共同遺產,繼大憲章、人權法案、人身保護法、陪審團審訊制、以及英國習慣法之後,它們又在美國獨立宣言中得到舉世聞名的表現。

到此為止,我們顯然是完全一致的。現在,當仍然奉行這個實現我們全面戰略概念的方法的時候。我要講一講此行要談的關鍵問題。沒有我所稱之為各英語民族同胞手足一樣的聯合,有效地防止戰爭和繼續發展世界組織都是辦不到的。這種聯合就是以英聯邦與帝國為一方和以美利堅合眾國為另一方建立特殊的關系。現在不是泛泛空談的時候,我要明確地談談。

兄弟般的聯合不僅要求我們兩個龐大的、有血緣關系的社會制度之間存在著日益增長的友誼和相互諒解,而且要求雙方軍事顧問繼續保持密切的聯系,以便共同研究潛在的危險。武器的異同,訓練的教材,以及在軍事院校互換軍官和學員的問題。它還應包括聯合使用兩國在世界各地掌握的所有海空基地,使現有的設施繼續用於共同安全的目的。

不久剛被盟國的勝利所照亮的大地,已經罩上了陰影。沒有人知道,蘇俄和它的共產主義國際組織打算在最近的將來乾些什麽,以及它們擴張和傳教傾向的止境在哪里,如果還有止境的話。對於英勇的俄羅斯人民和我的戰時夥伴斯大林元帥,我十分欽佩和尊敬。在英國——我毫不懷疑,在這里也是一樣——人們對俄國各族人民懷有同情和善意,決心經受種種分歧和挫折建立起持久的友誼。

我們理解,俄國需要它西部邊界的安全,以免再次遭受德國的侵略。我們歡迎它占有它在世界大國中有權占有的地位。我們特別歡迎的是,在俄國人民和大西洋兩岸的我方人民之間保持經常不斷的、頻繁的和日益增多的接觸。但是,我有責任把有關當前歐洲形勢的某些事實擺在你們面前。

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邊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在這條線的後面,座落著中歐和東歐古國的都城。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萊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所有這些名城及其居民無一不處在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不僅以這種或那種形式屈服於蘇聯的勢力影響,而且還受到莫斯科日益增強的高壓控制。只有雅典,放射著它不朽的光輝,在英、美、法三國現場觀察下,自由地決定它的前途。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看中國和平的砥柱:丘吉爾鐵幕演說(圖)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