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推行“毒丸”條款,中國會成全球貿易的孤兒嗎?(圖)

2018-10-12 07:41 作者: 胡星斗 秦偉平

手機版 正體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總統在宣布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新自由貿易協定的記者會上(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12日訊】中美關系巨變,中國需重新改開

經濟學者胡星斗說,美國的“毒丸戰略”看起來十分“狠毒”。

無論是彭斯宣誓某種新冷戰的講話,還是羅斯的講話都是異曲同工的。彭斯講話迫使大家在政治上選邊站,羅斯講話是要求經濟上選邊站。

在這方面,川普可以和丘吉爾、里根等相媲美。丘吉爾1946年的講話開啟了冷戰的序幕,而里根又通過星球大戰計劃搞垮了蘇聯。還有杜魯門發表的反共演講。當時也是驅使各個國家選邊站。中國選邊站,結果就站在了蘇聯一邊。

現在呢,又有可能爆發新的冷戰。不管怎麽說,美中關系巨變,中國又一次站在历史十字路口。中國不應當被迫成為新的冷戰對象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中國現在的確面臨著重大的選擇。

一個是對抗美國,被迫與世界大多數市場經濟國家減少往來,半閉國門,重新走上國有壟斷的道路。但是這種道路實際上是保護權貴和少數人利益的道路。這類重新強調獨立自主口號,與主流漸行漸遠,與現代化目標也漸行漸遠。

另一個選擇是進一步改革開放,針對新冷戰而進行新的改革開放。這就是突出民營經濟的作用和法治的作用,高舉解放思想與公平正義的大旗,融入到世界主流價值之中,成為一個現代文明的國家,融入世界主流價值之中,成為真正的市場經濟體,這樣才能夠迎來中華民族真正的復興。這不僅是國家的強大和富有,而且是社會和公民的強大和富有。

在這樣一個历史的關口,期待中國高層會有明智的決策。所以,不管毒丸戰略如何“毒辣”,關鍵是中國要選擇好自身的發展道路。

貿易密切價值觀相當,美加墨同呼吸共命運

胡星斗說,加拿大和墨西哥對於美國的毒丸條款沒有覺得了不起,好像沒有多大的反應。原因是墨西哥、加拿大對中國的進出口很少,貿易量都不大,對美國的進出口則是依賴大。

比如說2017年,加拿大對美國出口占總出口的76%,而對中國的出口僅占4.3%。而且,加拿大的出口也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產品,基本是植物產品,纖維紙張什麽的。墨西哥也差不多,2007年墨西哥對美國的出占其總出口的79.7%;對中國的出口僅占其出口的1.6%。都可以忽略不提。進口也不相上下,對於加拿大、墨西哥來說,與美國的經貿關系更加重要。這些國家從中國進口的都是中低檔的機電產品和家具、玩具、織品等等,對中國的出口不但非常少,而且也是不怎麽重要的產品。總之,與中國的經貿關系不具有太大的重要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加拿大與美國在價值觀上是一致的,這一點必須看到。墨西哥實際上與美國也是一致的,而且它急於投入美國的懷抱,希望步入到發達國家的行列,所以也要跟美國搞好關系。

川普棋高一招,中國只有正常才先進

胡星斗說,川普在貿易戰上的策略的確是棋高一招。過去,我們可能小看了他,以為他不過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實際上,他有非常厲害的戰略戰術。對於中國來說,這是非常奇妙的,就是我們不要成為美國的靶子。川普之所以如此表現,當然也與他的價值觀有關,或者說甚至與基督教的傳教士精神有某種關系。此外,與利益也不無關系,比方說他身後的軍工利益集團等等。

我們現在要做的,其實就是要淡化自己的威脅形象。國際社會感覺到,中國好像在破壞秩序,在另外搞一套。在西方人看來,中國的行為好像與他們的民主、自由價值觀不同。所以中國要改變,比方說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法等等就應該改變,因為這些提法在他們看來就是跟西方的價值觀背道而馳。既然是中國要另搞一套,所以才要打壓。

因此,中國現在要不露鋒芒,就像古代的哲學家老子所說,不要暴露自己的實力,“君子披褐懷玉”,“良賈深藏若虛”。意思是一個好的商人要深藏自己的實力,就像沒有一樣。這些正是我們現在要學習的。還有就是要以柔克剛。比如說,川普要打壓中國、封堵中國。那麽中國不應該針鋒相對劍拔弩張,而是順勢而為,更加開放,爭取與大部分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就像現在做的那樣。

現在,中國正在與27國進行12個自貿談判或者升級談判,這是對的。總之,我們應當向發達國家學習,不僅學習他們的技術,學習他們的管理經驗,而且要學習他們其他的文明成果。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只有更多學習發達國家,而且與這些國家友好互動,自己才能最終成為發達、先進國家。否則中國就可能真被美國當成敵人。總之,中國首先要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才會有朋友,然後才能成為一個先進國家。

中國危機四伏,中共恐為統治而鎖國

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說,看起來美中交惡是因為貿易而起,實際上我們要掌握背後的邏輯。

貿易戰到底是中美交惡的原因,還是表現?話說美加和美墨其實也舉行了很多談判,而在三國看來,嵌入毒丸計劃根本就沒有產生任何違和感,不讓人覺得有什麽不合適。當然,這個條款對中國來說是很糟糕的壞消息。美國誠然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加拿大、墨西哥對中國出口並不是很多。我們知道下一步美國的談判計劃可能就是歐盟和日本。如果他們也都完成了這個毒丸條款的話,對中國當然是重挫。

秦偉平說,美國的綜合實力其實遠超中國,而中國也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麽強大和可怕。中國無論是債務狀況,金融系統運營狀況,還是各種可能一觸即發的社會矛盾,都醞釀著巨大的危機。而國際社會看到的是,中國會對別人造成影響和沖擊,所以對中國又愛又恨又怕。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即便沒有毒丸計劃,中國也已經準備好隨時閉關鎖國,準備放棄之前的外向型經濟道路,以維護自己的執政穩定。這樣一來,真正獲利的只有執政集團和權貴集團,買單的永遠都是老百姓。

貿易關系前途未卜,利益走向有待觀察

秦偉平說,我今年前往加拿大和墨西哥親自考察過。他們的經濟其實都還是不錯的。與中國的關系方面,加拿大對中國貿易所占份額並不高,但是與中國政府至少目前為止表面上關系還是不錯的。

墨西哥的情況就沒有那麽樂觀了。中國產品在墨西哥造成較大的市場沖擊,因為價格低廉而容易占領市場,所以受到當地排斥。美國與墨西哥簽協議把非市場經濟國家排除在外,大家心知肚明這個“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是誰。這個條款對於墨西哥應該是正中下懷的。

我相信,每個國家、每個政府、每個政治領導人心里都有本帳。有經濟賬也有政治賬。他們對於要跟誰做生意,誰帶來多少就業機會,帶來多少經濟增長,對社會穩定有多大貢獻都是心中有數的。另外,在意識形態上,一個國家是不是可以做朋友?可以做短期的朋友還是長遠的朋友?在美國、墨西哥、加拿大簽署新協議的時候,這個條款是順其自然達成的。而對於有的國家來說,也許算起來中國給的短期利益可能比美國的還要大一些。那個時候是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的關系份額更高,還是短期的經濟利益更高,我們可以進一步觀察。

美國忍無可忍,中共抵制將至世界兩極

秦偉平說,到現在為止,川普的戰略越來越清晰。之前我們看到的可能是,用大家的話說叫“暴打全世界”,幾乎對所有的主要貿易夥伴都說要重新談判。但是,他打了一圈下來,主要的貿易夥伴基本上都束手就擒。他們要麽是達成新的協議要麽是即將簽訂新的協議。只有中國目前還是鐵板一塊,甚至處於對抗狀態。

如果美國單純只為達成貿易協議,為了美國優先、美國利益,為了美國的就業機會,可能不至於在全球範圍圍堵中國。美國對中國發起新冷戰的說法,目前的事實發展已經證明了,就是美國在經濟上甚至政治還有軍事上全方位圍堵中國。就像胡教授剛才講的,中國已經成為他們的目標。中國意識形態完全不一樣,而且配以進攻式的心態和行為,甚至如副總統彭斯的講話里說的,已經開始乾涉到美國的民主政治了。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美國已經是忍無可忍,所以才更加堅定信心和決心,要求盟友三五年內重新選邊站隊。

長期而言,中美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一旦陷入對抗的話,世界將會變得很危險。而在經濟領域,主要的發達國家都是市場經濟國家,只有中國是非市場經濟體。中國的選擇只能是一個,一條道走到黑或者進行經濟改革。政治上也要做一些實質性的大動作,才能消除西方國家的不安,讓大家覺得你的意識形態不會對大家造成安全上的威脅。這樣一來,毒丸計劃會不了了之。如果中國一意孤行,要跟美國血戰到底,我相信毒丸計劃可能至少在發達國家里會容易達成共識,那對於中國來說可能就是失去至少半壁江山的後果。中國去年的出口大概是2.26萬億,如果說這個毒丸計劃全面實施,至少有1.1萬億出口目標可能很難完成。那樣一來,中國可能只剩下一些非洲國家和另外一些比較貧困弱小、意識形態也比較糟糕的國家做朋友。那樣一來,這個世界可能會陷入另外一種狀況。這確實值得我們警惕和關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