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點滴

我修煉二十一年了,至今依然清晰的記得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的情景。

一九九六年春,家人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下午拿到單位看,一看就是一下午,因為看的入迷,整個一下午沒喝一口水,沒上一次廁所,一口氣讀了近三講。大法書中的法理使我深深的折服,越看越愛看,只想著盡快看完一遍。當我抬頭看表時,差十幾分鐘下班,於是去了趟廁所,把書放包里。

晚上回到家里吃完飯,剛要看書,就看見從燈泡上下來一個圓圈,圓圈是金色的,圈里坐著一個身穿黃衣服的人,雙盤打坐,手結著印。由大到小,落在我的腿上。再一抬頭,又從燈泡下來一個圓圈,又落在床上,這樣反復下來十幾次。

第二天我在床上看書,又出現了那個景象,我心想這人要乾啥,不要影響我看書。我用了三天的時間讀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看完這本書,我激動不已,這才是我多年尋覓的修煉大法呀!從此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修煉後,師父很快幫我凈化了身體,我學大法前,身體一度亮起紅燈:如頭痛,婦科病,腿痛,鼻炎等等,其中最嚴重的是一種肺病,吃了好幾種最好的消炎藥也無濟於事,幾年之後越來越嚴重,發展到胸悶,憋氣,呼吸困難,吐出的痰中帶血。

煉功後不長時間,有一天我休班,突然身體發高燒,用溫度計一測竟然達到43度,我當時悟到是師父給凈化身體,是好事。我就打坐聽師父講法,後來坐不住了就躺下繼續聽。這個高燒持續了一天一宿,我吐痰也吐了一天一宿。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左右,高燒退去,體溫恢復正常,身體輕松,吃過早飯,照常上班。就這樣我修煉時間不長,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直到現在我沒再吃過一次藥片,打過一次針。

我家附近有飯店,夏天還賣燒烤,所以鄰居家家都有螳螂,有一年,我家也有了螳螂,這螳螂繁殖的很快,主要在廚房,我每天看到就用衛生紙包住,從窗戶往外扔。後來,我悟到修煉人家里有這臟東西,肯定是我的什麽心招來的,於是我多學法,找人心,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結果蟑螂很快就消失了,就連我家樓上樓下的鄰居家也沒有了。

去年夏天,我把剛燒好的開水裝到一個涼杯子里,在我端著往廚房走的時候,杯底掉下來了,幾乎所有的開水都灑到了我的大腿上。我的第一念就是沒有事,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人心,反思自己哪方面的不足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想自己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迫害,我會多學法,在大法中歸正。一個小時之後,燙紅的皮膚全部恢復了正常,經過這件事,我體悟到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這句法理。

買海鮮的教訓

女兒生孩子後住在我家,她從小就願意吃蛤蜊,很多人也都說蛤蜊燉豆腐下奶。於是我就去市場買蛤蜊,不料想,還未走出小區大門,背後象被人推了一把似的,狠狠的摔在地上。可我什麽也沒想,從地上爬起來就到市場上買了五元錢的蛤蜊。回家的路上,我又碰到了母親,就又返回市場給她也買了五元錢的,結果還沒走到小區門口,又狠狠的摔了一跤。這一跤把我摔清醒了: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殺生嗎?第一跤不悟,又來第二跤,這兩跤讓我長了記性,此後,我再也不敢買蛤蜊了。

弟弟粉碎性骨折住進醫院,他喜歡吃大鮹,我就去給他買,因為有了買蛤蜊的教訓,我就叮囑賣鮹的人:“給我撿點死的,不要活的”。就這樣我拎著五十塊錢的大鮹往家走,可未到家門口就摔了一跤,我害怕了,心想里面是不是有活的?仔細一檢查,還真有活的,這下子我不敢煮著吃了,就放在家里,沒動,直到完全死了後才吃掉。可我不記教訓,後來又去買了五十元錢的死大鮹,里面還是有活的。晚上做夢,夢里出來一只小老鼠,讓我給打死了,再出來一只小老鼠,還是讓我給打死了,在夢中我就悟到自己殺生了。

因為買了這兩次大鮹,自己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剛買後不久就腿疼的厲害,一直疼了兩年,後來求師父給善解,才不疼了。

由此我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悟到了就必須做到,不能犯同樣的錯誤,對自己要求不嚴格也是不敬師不敬法。認識到這些,我就告訴女兒,不要往家里拿活的東西,買了拿來我也不吃,漸漸的女兒也不往家里拿了。

這一百元錢你收下

我是山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今天我出去到街上講真相,看見一位四十多歲戴眼鏡的男子在一個小區邊的荒地里種菜,於是我走過去遞給他一本法輪功真相雜志,他說自己已經看過很多本了。見他明白了真相我就接著問他是否三退,他說自己早就退過了。他和我簡單聊了幾句之後說有個東西要送給我,於是他走到掛在樹上的衣服邊,從兜里掏出一百元錢,對我說:“你們這些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冒著這麽大的風險出來救人,自己掏腰包做真相資料,這一百元錢你收下,買點做資料用的紙。”我說什麽也不要,但他非得塞給我:“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您一定要收下!”我一看推托不了就收下了,這時我的心情也挺激動,我對他說:“你一定會得福報的!”他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網址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