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道德升華緣歸大法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萬古機緣 > 病祛身輕

長夜盡頭是彩霞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楊帆

我今年71歲,健康快樂。昔日,我因家庭出身問題,從小到大吃盡苦頭,後來又身患絕症、痛苦無望,直到23年前(1996年),我的命運才有了轉機……

患絕症 死亡邊緣苦掙扎

我家在河南沙河邊。爺爺原本是個賣苦力的纖夫。全家節衣縮食攢了半輩子,終於買了一條運貨的船,滿心歡喜想靠運貨過上不愁吃穿的日子。可船剛買來不久,共產黨來了,想不到的是,這只船成了我家的大“禍根”——爺爺被扣上“資本家”的大帽子,我們子孫都變成了“狗崽子”……那個苦啊。

到了婚嫁的年齡,因我“成份不好”,幾次相親告吹。幾年以後,終於有人願意娶我。結婚後,丈夫發現,由於我的出身問題,自己前途真受影響,對我的態度就變了,經常打我,有一次,因為一點小事拌嘴,他把我的鎖骨打斷了。面對沒完沒了的家暴,我一個弱女子,除了痛苦和哀傷,還能如何?

為了孩子,我咬著牙湊合著過。誰知後來,我又不幸患上絕症,原本的苦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那是在1988年,我經常出現頭暈,摔倒、不省人事。經北京醫學專家檢查,確診為“腦血管畸形並伴有不定期出血”,此病屬於極罕見的疑難雜症。據醫生說,在該院接診的病例中,包括我只有三例,前兩例,病人已經死亡。

看我病到這一步,本性不壞的丈夫心軟了,不再打我,還主動送我到多家醫院住院治療。

一個國內一流的腦外專家給我做了伽瑪刀手術。沒想到,手術後病情非但沒有好轉,還留下了後遺症——頭痛惡心嘔吐、全身浮腫,頭痛時腦、眼欲裂,慘叫不止。專家還帶著我的病例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讓國外權威專家會診,專家們對這病例做了專題研討,一致認為,腦漿和顱內積液混在一起,就當前的醫療水平,無法分離。

專家無計可施,勸我出院。我求生的一線希望徹底破滅,只有回家等死。那幾年,我治病花很多錢,成了單位的包袱,自家的錢也花得光光的。

神跡顯 師父救了我

我從醫院回家是1996年10月。那年法輪大法弘傳到我市。

回家剛兩天,單位一個年輕男同事就來勸我煉法輪功。他給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效果,並講了自己的親身經历。一年前他因腦瘤做了開顱手術,術後大傷元氣,頭發稀疏,面黃肌瘦,走路氣喘吁吁。後來煉法輪功時間不長,頭發長出來了,體重增加,面色紅潤,渾身是勁。

同事的經历打動了我。當天晚上,我就讓兒子用自行車帶著我去了附近的煉功點。當時的我極度虛弱,臉腫得嚇人,走不了路,人迷迷糊糊的。在煉功點,我聽大家在一起讀《轉法輪》(法輪功指導修煉的主要書籍),也沒聽清什麽,但回到家,那一夜我睡得很踏實。起床後,我很餓,這是多年沒有的感覺。一頓飽飯,一個安穩覺,我就象換了個人,有力氣了。

到了晚上,我又去點上聽大家讀書。去時,是兒子推車我坐在後架子上,回來的時候,我就能自己走了,頭一點也不痛了,不暈,不喘,全身舒服了。心里那種愉悅,對師父的感恩,實在是沒法說!

第三天早上,我就自己去了煉功點學煉動功。煉完功回來,走到樓門口,看見兒子的自行車在樓下放著,怕丟了,我也沒多想,直接把車子扛到肩膀上,一口氣上到五樓我家門口。當時兒子正和他的一個夥伴在屋里,聽到動靜大吃一驚!“媽,你咋扛上來的?!”夥伴也驚奇地瞪大了眼睛,因為幾天前他來我家,看見我兒子背著我,從一樓背到五樓。今天倒過來了,是我扛著車子,從一樓扛到五樓。

看到倆孩子那副驚奇模樣,我才回過神來:哎呀,我是咋上來的?哎呀,我的病這不是好了嗎?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的命!感激的淚水一下子奔涌而出。我跪下來向師父磕頭:“師父啊,您把我從苦海中撈出來,給了我新生,弟子一定好好修大法……”

後來,中共20年的瘋狂迫害,多次的非法關押、勞教、判刑,38斤重的腳鐐加酷刑摧殘,單位全天候監控、扣發工資,沒能使我動搖、沉淪和放棄。如今,漫漫長夜已過,雲開日出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