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大陸金融改革官方內部互責 專家揭問題實質

中國在目前國內及全球的環境條件下,面對緊迫的金融改革壓力。圖為中國銀行重慶分行大樓外的標志 。(Getty Images)

【字號】    
   標簽: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前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就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表示,金融部門孤軍奮戰,而其它部門袖手旁觀。有專家認為,其實中央各部門、中央和地方都在互相推諉,現在中國的經濟再次到了倒逼政治體制的改革。

上個月14日,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出席2018年陸家嘴論壇時表示,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這場攻堅戰,金融部門無疑是主力軍,但其它部門袖手旁觀,這場戰役是打不好的;也需要實體經濟、房地產、地方政府等相關方面齊力配合。

他還提出三點建議,包括實體經濟要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國有企業改革、賦予職務發明人科研成果所有權。

復旦泛海國際金融學院學術委員會主席曾談到要金融改革成功,需關註配套改革,包括國企的改革、地方政府融資行為的改革,否則金融改革的效果會適得其反。

有港媒認為,中央高層不滿意地方按兵不動。今天金融去杠桿引發反彈,主要來自地方政府和國企。它們在改革中不斷地遲緩、拖延,已經形成了對整體改革的拖累。

此前也有港媒發表一篇以“國企改革慢半拍,新瓶舊酒枉費心”為題的文章,指國企改革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重點部分,可是進度緩慢,並且央企虛構收益並不鮮見,地方國企改革諸多障礙。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名剛退下來的金融官員說的這些話,實際上是中央各部委之間、中央和地方之間互相推諉、互相推卸責任。

他認為,金融隱患實際上在大陸都是從上層開始的,都是從中共統治集團的利益開始的。“原來中央政府不允許地方政府發債券,後來又允許了,地方政府就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改換頭面變相發展,導致地方政府的債務膨脹到幾十萬億。”

他進一步表示,尤其是房地產的利益,地方政府跟銀行、開放商進行官商勾結,再用黑社會的力量強拆,形成龐大的利益集團。“地方政府和官員也吃準了中央政府害怕中共倒台、害怕金融風暴、害怕房地產市場泡沫破裂,實際上也是地方綁架了中央。下面的人不會管你上面的政策,他們只想撈錢,只想還在官位上有權力可以用的時候,更多舉債、集資,投資房地產倒賣土地,過程中就是他們撈錢、賺錢的過程。”

他強調,“由於江澤民時代,這種撈錢、賺錢的過程被鼓勵,導致中共官員的胃口越來越大,現在想收斂的話,已經很難了,尾大不掉了。殺幾個貪官也沒能真正遏止。”

今年4月2日,中央財經委員會成立後的第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到結構性去杠桿,明確了國有企業是加快降杠桿的主體之一。5月11日,第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對國企降負債和去杠桿做出部署。

謝田認為,“地方政府、地方官員的財富都是從杠桿中得來的,就是過度的借貸、投資,現在去杠桿怎麽去?現在錢也還不出來,投資的那些地方情況也不好,現在經濟發展也遲滯。中共有一名高級官員前不久就說,現在沒人打算還錢,他們也不想還。”

他強調,中央想讓地方把錢吐出來,把壟斷的利益讓出來,地方上做不到。實際上中國的經濟問題又一次到了倒逼政治體制的改革。

美國華裔經濟學家俞偉雄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中國債務問題、過度投資問題的中央政策,地方沒有去執行,這跟中國的政治體制有關聯。中國現在是中央一黨專制獨裁的體制,地方也不是民選出來的,走到今天各種各樣的問題都堆積起來。

北京要想經濟改革有成效,勢必要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真正的自由市場的經濟,是需要配合政治、社會各方面的自由、民主化,才能永續下去。#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7-13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