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六百萬不義之財 “狀元”拱手讓人

宋朝佞臣丁謂(966年-1037年),前後共在相位七年,曾被封為晉國公,所以一些宋人筆記中,也稱他為丁晉公。據《夷堅志》所述,丁晉公本是江蘇長洲縣(今蘇州)人,他的子孫後來遷徙到建安(福建的古郡)後,置辦家產,頗為豪盛。

丁家子弟中,有一個俊逸豪爽的少年,叫丁湜。此人很有才氣,但是有一個缺點,特別嗜賭。有時賭勝之後,就到處游玩,隨手將錢花得一乾二凈。

他的父親多次訓斥他,但他仍然沒有悔過之心。丁父大怒,就把他綁起來,關在一間空屋里,斷絕他的飲食,希望他能好好反省一番。

家里的一個老婆婆看他可憐,就悄悄地把他放走了。丁湜向族人借了一些錢作路費,就動身前往京城去了。他補考太學,列入貢士名冊。

北宋神宗熙寧九年(公元1076年),丁湜來到相國寺。相國寺有一位相士,很會觀相算卦,而且每次都很靈驗,所以來找他的人絡繹不絕。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學子,特意趕來向他詢問前程。丁湜也是專程為此而來。

相士說:“看您的氣色極佳。我為很多人看相,還沒有人像您一樣,這次您一定會大魁天下。”遂即在一張紙上寫下幾個大字:“今年狀元是丁湜。”丁湜聽後,洋洋得意,頗為自負。

丁湜來到相國寺卜卦,相士說:“看您的氣色極佳,這次您一定會大魁天下。”遂即在一張紙上寫下幾個大字:“今年狀元是丁湜。”圖為《萬年不老.父子狀元》。(公有領域)

丁湜認識有兩個四川的士子也是到京城讀書,準備參加考試的。他們隨身攜帶了很多的財物,也非常喜歡賭博。丁湜就把這兩個士子請到酒樓上,在一間小閣賭了起來。三人越賭越上癮,越賭價碼越大,豪賭不休。丁湜一天就嬴了六百萬錢,如數取回後,他就回到京城的住宅里。

過了兩天,他再次來到相士的卦攤前。相士一看他的相貌大吃一驚:“今天您的精神氣色,大不如從前。怎麽還敢奢望大魁天下呢?唉,真是耽誤了我的相術。”

丁湜讓相士詳細的說一說,為什麽僅僅兩天時間,他就沒有狀元的名分了?

相士說:“相人觀相,都是先觀天庭,如果氣色黃明潤澤,就會大吉。而如今,您的天庭氣色枯燥沉暗,是不是您心地不善,為了謀取暴利,做了不義的事,辜負了神明呢!”

丁湜聽後驚恐不已,就將賭博的事如實告知相士,並且詢問:“如果我現在將所得的錢,全部返還給他們,是否還有輓回的餘地?”

相士說:“既然您已萌生善心,冥冥之中神明自然看到。如果您果真誠心悔過,還可以得到甲科,只可位居五人之下。”

於是丁湜趕緊去找那兩名士子,將錢財如數還給他們,不敢再貪占這些不義之財。考試放榜之後,丁湜名次果真如相士所說,位居第六。@*

(據《夷堅支丁志》捲七)

責任編輯:王愉悅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得六百萬不義之財 “狀元”拱手讓人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