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公平入學 湘邵東縣逾百中小學生上街游行

【大紀元2018年07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日前,一則中小學生打著橫幅上街游行抗議的視頻在網絡圈里流傳,引發外界關註。

7月9日,一則湖南邵東縣中小學生上街維權抗議的視頻在微信群里互傳。視頻里,學生們打著“拒絕‘有房就能讀書的歪理’、‘還我們的公平’”等橫幅,並喊著口號:“我要讀書,拒絕搖號,還我升學,……”引來路人圍觀。但不久,視頻顯示有大批警察開車到場,並抓走兩名成年男子。

10日,大紀元致電當地居民,居民周女士告訴記者,事情發生是關於小孩讀書的問題,“他們抗議就是害怕不能上學,要回原籍上學。而被抓的人是否有放出來,不太清楚。”

當地“碧桂園”售樓的一位李小姐告訴記者,也是一個買房的問題,“現在鄉鎮小孩來縣城里讀書的越來越多,這邊政府教育局出了一個新方案,大概是如果你沒在這邊買房,戶籍又不在這邊的,孩子讀書就比較難,所以,買了房子就保證孩子能在這讀書了。”

當地一位即將小學升初中的學生家長告訴記者,他們是縣城戶口,孩子可以直接升初中讀書,“但外來縣城里的人,他們沒有戶口、沒有房子、沒有經商、沒有交稅的,但又不願意把小孩留在鄉里讀書,他們就很難。”

這位家長還說,今年規定學校每個班限制人數,只能有50來個人,而學校有限、沒有教室、班級少,多出來的小孩就要參加搖號,沒搖上的就要回原籍上學。“所以今年這個政策很變態,大家覺得不公平,就去抗議了。”

邵東創新分校招生辦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學校是一所綜合性的學校,這幾年年年擴招,“這個學期已經擴了幾個班了,沒辦法再容納了。”而對於學生不隨父母,離開父母獨自回鄉里讀書,他說不好評價,各有難處,“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再建幾座學校”。

就此學生抗議事件,記者致電邵東縣教育局,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隨後,記者查閱了2017、2018年邵東縣《城區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工作實施方案》後發現,今年跟去年最大的不同就是,今年初一和小一新生班額比去年減少了10名,分別是55人和50人之內,另外,在相對就近、免試入學,劃片招生的原則中加入了微機派位(搖號)。

除此,今年更強調的是按“房戶一致”優先原則,即有戶籍或有房產的優先錄取,而去年的規定中主要強調戶籍,僅僅有房產情況的學生“則受限學位無法參與錄取”。

中國政經分析人士任中道對大紀元說,中共用戶籍來篩選人,教育資源被中共、當地政府利用,政策年年變。“其實就是戶籍和房產兩個變作花樣來做,以戶籍為第一優先,這是針對外來人口的,要驅逐外來人口,第一步就這樣篩選;第二是以房產,作為一個優先條件,然後再逐步往下篩選人。”

任中道說,強調戶籍,是中共一個邪惡的政策,就是用戶籍來劃分人的等級,而中共還有另一個邪惡的政策,就是學區房,這個是中國房地產泡沫產生的一個怪胎。

“中共一面說控制房價,一面又用各種限制政策迫使人們去買房。例如北京的海澱區,優秀的教育資源都在那里,在這個區買房子,孩子就可以在這個區上學,享受這些教育資源,因此這個學區房遠超同區域的其它樓盤的價格。而你在朝陽區買幾套房都沒用,因為你沒有這個學區的房子就不能上學。”

對於學生們“拒絕搖號”、“還我們的公平”的訴求,任中道認為,中共用所謂的搖號來顯示它公平,“其實中共壟斷控制著資源,然後再施舍給民眾,讓他們互相去搶這個資源,如果資源都是平均的,就不會出現大家都要到縣城來上學。還包括擴招,其實就是在賣這個資源,以前都是商業化來做這個教育,總之反映出中國的教育體系比較亂、發展也不均衡。不僅如此,搖號後面還會滋生暗箱操作。”

對於學生抗議當地政府“無房不能讀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沒房產也應該讓進城經商、務工隨遷孩子在當地讀書,“他們在付房租,交的房租里已包含財產稅,房東會用這筆錢去交這個稅,也就是說,租房住的人的孩子也應該有權利在當地上學。而當地這個政策出現的目的或許是限制外來人口。”

謝田認為,無戶籍無房產,遣回原籍讀書還會導致一些社會後果,“比如,不能隨父母在城里上學的孩子,回到原籍鄉下去上學,造成家庭分離,留守兒童等問題。”

謝田表示,如不打破中共控制、限制人的戶籍制度,中小學生教育問題也沒辦法得到真正的解決,“這個地方政府所做的,相信其它地方一樣出現,這是中國整體社會上的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體制性的問題。”#

責任編輯:孫芸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吁公平入學 湘邵東縣逾百中小學生上街游行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