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城國際論壇上被追查的中共“學者”

【大紀元2018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7月7日,專門研究膜拜團體的國際組織(ICSA)在費城召開論壇會議,中共從中國科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北京聯合大學派出一些“學者”,他們打著學術名義,混淆視聽、掩蓋中共殺人罪行,因而在海外受到追查。

被追查者包括:任定成,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執行院長、教授,1999年組建北京膜拜團體研究團隊;張增一,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執行副院長、教授;葉青,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洪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副教授,等人。

總部設於美國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向中方代表發出追查公告,指出:以上所謂“學者”不顧學術道德和人類良知,杜撰和發表文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編造理論依據,乘論壇之機在海外散布謠言,欺騙國際社會。

據了解,這些“學者”中有的多次參加該組織年會,並多次在會議上發表誣蔑、攻擊法輪功的言論文章。

以下以參加會議的中科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學者”為例,從他們的背景、言行看他們參加會議的真實目的。

共同點

公開資料顯示,這些人的共同點,即屬於從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博士生、教授,如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執行院長任定成開設的課程有《現代科學技術革命與馬克思主義》、《自然辯證法概論》,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副教授洪帆的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葉青均是中國科學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崗位老師。

顯然他們成為共產黨的代言人有著足夠的思想基礎。

《馬克思與撒旦》(Marx and Satan)一書的作者理查德·沃姆布蘭德(Richard Wurmbrand)曾披露,馬克思主義是源於一個撒旦教秘密組織,即魔教。馬克思由基督徒變成魔教教徒後,崇尚暴力斗爭,絕不宣揚道德,仇恨人類,以毀滅人類為宗旨。

至今馬克思主義仍毒害著人類社會的政治、精神、經濟、社會等各個領域,而馬列主義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真實目的

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和“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辦公室的操縱下,於2000年11月13日“中國反邪教協會”成立,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最主要打手。協會成員是中共黨政官員,以民間組織的形式誣蔑攻擊法輪功,制造反對法輪功的理論,向中共當局出謀劃策,以維持迫害。

“追查國際”指出,“中國反邪教協會”實則為中共邪教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邪教協會”

這個協會的副理事長龔育之,在新華社於2001年2月5日發表的誹謗法輪功的文章中提到,他在會上要求,中國的人權組織和人權工作者要堅決反對法輪功。

此外,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積極跟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於1998年5月24日公開在北京電視台誣蔑法輪功;1999年4月,又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志上發文誹謗法輪功,直接導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

以上二人極受此次費城論壇參加者任定成的推崇。

據中科院馬克思主義學院網站報導,2017年9月13日下午,任定成、葉青等與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坎貝爾·弗雷澤(Campbell Fraser)博士,以“器官移植的倫理和現實”為主題,在中科院進行對話,洪帆也參加了此會。

會上,任定成介紹他組建的北京膜拜團體研究團隊,極為推崇龔育之和何祚庥在“反邪教”(迫害法輪功)工作中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表示他所領導的團隊是“努力繼承”這兩位的“思想和方法”。

這些“學者”所要達到的目的與“中國反邪教協會”相同,而學者身份更具有便利條件參加國際性會議,出書、發表文章。

顯而易見,他們的共同目的是詆毀法輪功,把法輪功妖魔化,為中共的迫害進行輿論宣傳,例如:新華網2009年8月13日報導,任定成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標榜為“捍衛人權,而不是剝奪人權”。同樣,洪帆在國際專家學者面前把中共的迫害說成是“保證人權、保護公民”。

事實真相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血腥迫害。同年10月江澤民對法國《費加羅》報聲稱法輪功是X教,之後中共官媒鋪天蓋地誣蔑法輪功為X教。當時宣揚的法輪功所謂的“危害性”,如1400例等,之後被逐步揭露是謊言。

大陸正義律師紛紛指責此違法行為,著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曾指出,“鎮壓法輪功完全是江澤民拍腦袋做出來的一個決定。這個決定前,法輪功已存在了八年,這期間沒有一個公民、沒有一個單位來指控,來舉報法輪功對社會、對自己有什麽危害,可見法輪功並沒有危害性。”

“中國法律規定,刑事違法必須存在社會危害性,沒有社會危害性就不存在刑事違法性,所以從事實上來講,江澤民指法輪功是X教這個罪名是不成立的。”

2000年初,公安部發布了《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乾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其中認定了14種邪教組織,並沒有法輪功。

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19年的血腥迫害中,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當局綁架、非法勞教、判刑和殘酷迫害致殘、致死。

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到2018年,中國(中共)一直被美國國務院列為宗教自由的“特別關註國”。在今年5月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中國(中共)仍被列為“特別關註國”。報告關註大陸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情況。

據明慧網報導,法輪功已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國際社會獲得褒獎3500多項,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譯成41種語言,在全球公開發行。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受到各民族人們的贊賞。

中共“學者”詆毀法輪功,把中共迫害法輪功視為“捍衛人權”,無異於自欺欺人。

在7月7日費城國際論壇的現場,該城的精神科醫生、法輪功學員楊景端博士與中共“學者”進行了對話。洪帆當場承認:“我們是被控制的,作為個人是改變不了(中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詆毀)的。”

楊景端對媒體說:“這些人是研究馬列主義的,而不是精神科方面的專家。他們以‘反邪教專家’的身份出現在國際會議上,不是為了學術交流,而是為了達到中共政府把誣蔑攻擊法輪功延伸到海外的政治目的。中共再把它拿回中國做宣傳,打著所謂‘國際反邪教組織’的名義,把它作為欺騙中國老百姓的工具,為中共的罪惡尋找‘合法性’。”

極力掩蓋的罪行

主辦方ICSA是研究膜拜團體的,而這些被中共派出來的“學者”卻反復攻擊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和調查報告。以至於費城國際論壇的組織單位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中共“學者”的報告讓他們覺得奇怪。

查看大陸官媒報導,這些“學者”在不同場合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掩蓋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2016年10月15日-16日,在武漢大學召開的“國際邪教研究前沿問題學術研討會”上,葉青和洪帆發言,否定中共“活摘器官”事實,有意貶低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關於活摘器官的研究成果。

2016年北京社科院網刊登相關國際膜拜團體研究會年會審視國際邪教問題研究文章,文中引用葉青的觀點, 即否定2016年6月美國國會通過343號決議譴責中共侵犯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權、活摘其器官等問題,也無視為該決議提供依據的大衛·喬高等人所著報告的調查證據,刻意把事實證據貶為“猜測和估計”。

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被曝光後,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震動。多年來,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伊森·葛特曼發表了他們關於中共強摘器官的深度調查報告和文章。

鑒於喬高和麥塔斯對調查中共活摘做出的貢獻,兩人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榮獲2015年皮博迪獎、AIB國際調查性紀錄片大獎的《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衛戰紅魔》)記錄了喬高和麥塔斯多年來共同調查中共大規模按需殺人的真相,片中以中共官方網站大量報導和影像為佐證,包含多位受訪者的證詞,有理有據論證了中共這一罪行。

2013年8月27日,大紀元獨家公布了一個電話錄音。當時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和一個使館人員在電話中的對話被錄音。薄親口證實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的命令。那段對話中關鍵的問答為:“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 薄熙來回答:“江主席!”(錄音:https://youtu.be/gwp7QYhgZhw

“追查國際”自2006年3月9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國際上被曝光後,就持續地對大陸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委員下至醫生進行系統調查,掌握大量證據,發表了21萬多字的綜合報導,以揭露中共活體摘器官的罪行。

面對鐵證如山的事實,中共“學者”至今對此沒有任何具體回應。

近年來,歐洲議會、美國、澳洲、加拿大、以色列、意大利、愛爾蘭等多國政府部門、機構相繼通過決議案,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的罪行。

在7月7日的費城國際會議間,美國人權律師電告知會議主辦方,這些“學者”的演講和海報含有誣蔑攻擊法輪功的內容,違反了美國對宗教的保護法,而法輪功在美國被認證為一種宗教。

主辦方得知實情後,立即要求中國大陸“學者”拆下他們的有關海報,其中三位的演講也改成了自由發言的座談會,並讓法輪功學員當眾講述法輪功真相。

“從明年開始,我們對來自中共政府官方學者的學術報告要嚴加審核,避免出現今天這樣的局面(成為中共的代言人)”這次費城國際會議主辦機構執行主任Langone先生對媒體如是說。

他還希望法輪功學員明年能在英國的學術年會上,談論中共如何對中國民眾進行洗腦和精神控制的話題。#

責任編輯:高靜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費城國際論壇上被追查的中共“學者”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