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如何抉擇?(圖)


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這就陷入了一種困境
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這會就陷入了一種什麽樣的困境?(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8年7月12日訊】相信大家對最近的市場感到很迷茫,這就是在去年不斷提到的信用緊縮所帶來的現象:本幣貶值,資本市場跌跌不休,在本幣的資產領域無從避險,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這就陷入了一種困境。

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形呢?

中國作假設舉例一下,5月底M2存量是174.31萬億,按美元兌人民幣1:6.5計算,折合26.82萬億美元,可以把26.82萬億美元這個數字看作是市場中的信用總量。基於市場的流動性比較緊張,到了資金緊張的月份,比如年中、年底,為了緩解流動性緊張對債務市場帶來的沖擊,假設央媽降準釋放七千億資金,按照4.5倍的杠桿率計算,可補充3.15萬億的流動性,折合約0.48萬億美元。

可是,當本幣匯率高估之後,降準就會帶來本幣貶值,如果貶值到美元兌人民幣1:6.6之後,174.31萬億就相當於26.41萬億美元,與26.82萬億美元相比減少了0.41萬億美元的信用量。這就形成一種現象,雖然央媽釋放了7000億資金,並未對市場的信用形成明顯的補充作用,而一旦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上升到1:6.65,還會損害市場的信用總量。

此時會發生什麽樣的情形呢?市場中的本幣會撲向外幣、金銀以及一些具有抗本幣貶值效應的實物等,不斷抽取市場的流動性,市場的實際利率走高,股市就會跌跌不休;而這種狀態持續一段時間以後,也會對樓市、消費市場造成打擊,在本幣市場內沒有避險的地方,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困境也就形成了。

不同國家,不同的抉擇

這種類似困境在很多國家的历史上都曾經出現過,大家會做出不同的抉擇:

為什麽有些國家的經濟生活會陷入困境呢?緣於資產價格泡沫不斷膨脹之後,生產要素價格也不斷膨脹,這就會帶來本幣高估。而資產價格(一般是房產)又對財政收入有巨大的貢獻,比如,房地產不僅僅代表的是土地出讓金和房屋交易過程中的稅費收入,還決定了鋼鐵、能源、建材、建築施工、有色金屬等一大批基礎產業的稅收收入,對就業也有巨大的影響力。

一旦不能通過持續的貨幣擴張推動資產價格,房屋成交低迷,往往就會導致財政危機。可是,當資產價格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抑制經濟活力,達到進入“囚徒困境”的拐點。

兩個共謀犯罪的人被關入監獄,不能互相溝通情況。如果兩個人都不揭發對方,則由於證據不確定,每個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發,而另一人沉默,則揭發者因為立功而立即獲釋,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獄十年;若互相揭發,則因證據確實,二者都判刑八年。由於囚徒無法信任對方,因此傾向於互相揭發,而不是同守沉默。這說明為什麽甚至在合作對雙方都有利時,保持合作也是困難的。囚徒困境是博弈論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個人最佳選擇並非團體最佳選擇。

因此可以看到,無論是日本房地產泡沫時期還是美國次貸危機之前,它們都主動選擇任由房地產泡沫破裂,為的就是不陷入這種“囚徒困境”,絕不敢保泡沫。根源在於,主動刺破泡沫,雖然會給經濟生活帶來嚴重的影響,甚至很多年的經濟都無法實現增長,但一旦陷入“囚徒困境”,往往給本國經濟帶來嚴重的倒退。

比如,巴西經濟在2015和2016年分別萎縮了3.8%和3.6%,如果再考慮此期間雷亞爾的貶值,那麽可知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經出現了大幅倒退,甚至很多人重新陷入貧困。

然而,主動刺破泡沫卻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只有那些可以控制本國財政支出、國家的管理體制具有堅韌的彈性的國家才可以做到,所以,像巴西這樣的國家,只能陷入這種囚徒困境,這是無法避免的,是社會的性質使然。

很多人嘲笑日本房地產泡沫破裂,讓日本經濟增長停滯了二十年,從實際情況來說,這卻是日本人正確的選擇:第一,避免陷入囚徒困境導致人們生活水平的劇烈倒退;第二,通過主動刺破泡沫的方式實現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今天,日本在很多科技領域都具有世界領先的水平,實際是主動刺破泡沫、推動經濟轉型的結果。

困境之中,個人怎麽辦?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看中國持幣不行持資產也不行,如何抉擇?(圖)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