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畢節貧困地區 “蒼蠅”黨官偷貪扶貧款

【大紀元2018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貴州省畢節市近年來因貧困而發生多起留守兒童悲劇,讓外界對中共所謂“扶貧”的效果產生懷疑。日前,又曝出有多名“蒼蠅”黨官貪污扶貧款的醜聞。

據陸媒報導,貴州省畢節市多名官員因“偷吃”扶貧款被處分。他們的作案手法包括索要好處費、截留項目款、虛報冒領和套取補助款。

據通報,該市赫章縣達依鄉和平村的村黨支部原書記徐定東、村委會原主任李鎮材等人在“扶貧養羊”項目中,採取借羊應付驗收費的方式騙取項目補助資金71,680元。

七星關區八寨鎮中廠村黨支部原書記張仕忠在危房改造申報項目中,以“好處費”名義索要和收取他人現金13,000元,截留招呼站項目款8,000元,虛報冒領退耕還林補助款59,006.88元。此外,張仕忠還採取虛報高速公路徵地面積方式套取賠償款170,861.76元。

威寧縣鹽倉鎮三寨村黨支部書記鄧廣富,將其父親、母親、胞弟、侄子4人納入精準扶貧系統,這4人後來因違規納入被予以清退。

此外,2017年5月,中紀委官方通報稱,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扶貧不作為”,該縣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徐萍,縣政協副主席李啟英,縣民宗局黨組書記、局長,縣委統戰部副部長安宇,鳳山鄉原鄉長彭筌等多名官員被處分。

據貴州省統計局2015年的資料,該省農村貧困人口總量大,僅畢節市貧困人口數量就比遼寧省、福建省之和還多,達115.45萬人,近2千個貧困村,占全省的23.4%。

在畢節市官員貪污扶貧款、“扶貧不作為”的同時,該地區不斷傳出因為貧困導致的各種悲劇。

2015年6月9日,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茨竹村,4名兒童因貧困無助,在家中喝農藥死亡,四兄妹中最大的哥哥13歲,最小的妹妹才5歲。

2012年11月16日,畢節市七星關區5名男孩夜間躲在街頭的垃圾箱里燒炭取火御寒,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他們生前輟學在家,吃不飽飯,流落街頭。5名男孩的故事被網友改編為中國版的“賣火柴的小女孩”。

類似的悲劇在全國各地不斷上演。近日,網上一組 “冰花男孩”的照片在網絡受到外界關註。一名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的留守兒童,冒著嚴寒步行近五公里上學,凍得滿頭冰霜。

各地民眾自發為其捐款達30萬,但雲南官方稱,由雲南省青基會和昭通市青基會統一接收捐款。據陸媒報導,“冰花男孩”活動現場僅領到了500元暖冬補助。

“冰花男孩”引起關註後,網路上出現不少關於雲南昭通的民眾留言。“雲南昭通魯甸的貪官,為什麽沒人管呢!王富波一個小小的村支書都要貪幾十萬……”“雲南省昭通貪官太多,一個小小的村官都貪污腐化,還怎麽……唉傷心啊!我為我們昭通市人民感到傷心啊!”

湖北自由撰稿人劉逸明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指出,中國很多扶貧資金被貪腐官員截留。即使捐款發給貧困生,也會大打折扣。

大紀元時評評論人士程曉容撰文表示,中共2012年的扶貧標準是:年人均收入2,300元以下。這是一條多麽可憐的標準線。對比2,300元,再來看中共貪官的貪腐排行榜。無語、揪心。只要黨官們肯少貪一點,就可以解決多少家庭、學校的取暖費。

程曉容指出,“冰花男孩”不是“勵志劇”,而是國人的悲哀、執政黨的恥辱。

責任編輯:孫芸


網絡乾淨快照來自: 大紀元貴州畢節貧困地區 “蒼蠅”黨官偷貪扶貧款

免責聲明:以上網絡快照內容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快照內容觀點與本站無關。